对金融服务费应有标准的“法律答案”

来源:南方法治报
[2019-04-29]

西安奔驰4S店收取金融服务费的风波刚刚平息,湖南一家奔驰4S店又被曝出近日对金融服务费进行了提价:涨幅100%。4月23日,有网民爆料称,湖南仁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将金融服务费从3%上涨至6%。4月24日,记者致电湖南仁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该公司接线人员确认了提价的消息。其销售人员称,金融服务费一律收取车主贷款额度的6%,且无上限。

因为西安奔驰女车主坐在引擎盖上维权一事,金融服务费进入舆论监督视线,被密集曝光,推上风口浪尖,备受诟病和质疑,有人直指汽车销售商收取金融服务费是乱收费、强制交易,涉嫌欺诈、侵权。在这个节骨眼上,湖南仁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针对金融服务费顶风逆势“涨价”,还涨得霸气十足、非常高调,着实让人错愕,也着实将了汽车市场监管和消费者权益保护一军。

实际上,湖南仁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的做法只是汽车销售行业尤其是4S店对待金融服务费的一个缩影,反映的是行业的整体态度。西安奔驰女车主维权事件发生后,媒体或网友指名道姓曝光了全国多地多家汽车销售商收取金融服务费的问题,可这些汽车销售商仍然以语言或行为表示“继续收取金融服务费”,对于消费者退费的要求也是坚决说“不”(除了西安奔驰女车主的个别案件外),且汽车销售商的收费非常随意任性,标准不一,有的汽车销售商还自作聪明地给金融服务费改名换姓,包装成所谓的“商务咨询费”、“金融代办费”等,但这纯属换汤不换药的把戏,收费实质未变。

汽车销售商之所以敢于“咬定”金融服务费不放松,甚至敢于不断加码,其根本原因在于法律对于金融服务费的态度,在于监管维权机制对金融服务费的定性。有关汽车销售服务和消费维权保护的现行法律、法规等尽管没有明确规定汽车销售商可以收取金融服务费,但也没有明确禁止金融服务费。由于汽车销售商是市场主体,并不执行法无授权不可为的原则,因而,法律的模糊给了汽车销售商以“法无禁止即可为”为由将收取金融服务费纳入市场自主经营行为的空间。而商务、市场监管、法院、金融监管、消保组织、法学专家、全国工商联汽车经销商商会等对金融服务费的合法性、合理性也出现了不同的声音,还没有一个统一明确的管理规范意见。无疑,维权机制的莫衷一是也给了金融服务费生存空间。在各部门的争论、犹豫和观望中,汽车销售商的金融服务费处于混沌状态,消费者的权益保护也处于混沌状态。

对金融服务费该有一个标准的“法律答案”。立法部门、监管部门、司法部门、消保组织等有必要通过修改完善法律法规、出台司法解释或行政解释等方式给金融服务费(以及类似收费)一个准确的法律定位,明确金融服务费的法律性质——如果禁止收费,违法收费应承担何种法律责任,消费者该如何救济,监管部门该如何介入规范;如果允许收费,则厘定收费的规矩、标准和对应服务标准,划清收费的底线,明确经营者收费之前的告知、全款购买和贷款购买双渠道同等服务、协议签订等义务,充分保障消费者的知情权、自主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金融服务费有了“法律答案”,就等于戴上了“法律笼头”。经营者自律、监管部门执法、消费者维权都心中有数、有据可依,经营者就不敢再任性,消费者也不会再无助。(李英锋)



【责任编辑:李健】

百姓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