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瑶老”一贵法官

来源:清远长安网
[2019-04-08]

本网讯(通讯员/张玲珍)瑶族把男孩称为“阿贵”,把女孩称为“莎腰妹”,房一贵就是房家这一辈中第一个男孩。

房一贵于1975年2月出生于连南瑶族自治县(以下简称连南县)涡水镇,瑶族,中共党员,1999年7月毕业于西南民族大学法学院经济法专业,法学学士,是连南法院3个瑶族员额法官之一。2000年进入连南县人民法院工作,做了11年法官,在基层法庭就呆了7 个年头。房一贵是他们村里第一个大学生,也是镇里目前唯一一个法官,这个从大山里考出去的“天之骄子”,毕业后义无反顾回到家乡,一头扎进了山区的司法事业中,用行动赢得了大家的信任,群众都亲切地叫他“一贵”法官。

“瑶老”的传承

连南是粤北山区少数民族自治县,瑶族人口占了一半多。由于特定的地理环境,直到现在,连南的瑶族群众在许多地方仍然保留着浓厚的民族特色,一些排瑶社会文化体系至今还在民间沿用,比如瑶族独特的民主管理制度——“瑶老制”。

房一贵的祖父就曾是一位“瑶老“,因经验丰富、办事公道,在群众中享有威望,被村寨中族人推举出来义务处理族内事务,“瑶老”是瑶族人的“法官”,纠纷皆由他来主持公道。族中老人和房一贵讲起他祖父当年的故事时,常说:“一贵,你遗传了你阿公的热心肠,也继承了他的衣钵”。在瑶寨长大的房一贵对家乡有着天然的深厚感情,也希望能秉承祖父遗志为乡亲们排难解纷。他一边学习一边实践,还去珠三角法院学习过先进的办案经验,不断磨练自己的办案能力,以一片赤诚之心为山区群众执掌着法律的公平和正义,也传承着“瑶老”的精神。

瑶山的“天平”

连南的法官在瑶族地区办案,一要懂瑶语,二要知瑶族风俗,缺少一样,很多调解案就难开展,俗话说“十里不同音,百里不同俗”,连南有“八排二十四冲”,每个排都有他们既定的风俗,因此在处理瑶族群众的各种案件时,既要以现行法律为依据,又要充分考虑瑶民传统习惯和特定心理因素,不然就可能影响法律效果。

2010年,房一贵受理了一个男方起诉女方的离婚案件,原、被告(均为瑶族)经人介绍认识,两天之后就匆匆办理结婚登记手续,登记后,被告只在原告家住了两天就回娘家居住,任原告怎么叫也不回原告家住,原告只有向法院起诉请求解除与被告的夫妻关系。如果仅解除夫妻关系,那么这个案件是很容易解决的,但是原告还要求被告退回结婚礼金5000元。在开庭时,原告说如果被告不退还礼金,就纠集兄弟到被告家打架。被告的父母也不相让,说你能叫20人,我就能叫30人跟你打,眼看一场矛盾就要激化了。庭审后,房一贵和书记员2次沿着瑶寨的盘山公路去到三十公里之外的双方家中,以瑶族婚俗传统礼仪劝解他们,又步行翻过一座大山邀请到当地德高望重的瑶族老人参与调解。从烈日高悬谈到日落瑶山,调解持续了三个小时,双方从面红耳赤到心平气和,最终达成调解协议,被告一次性退回结婚礼金2000元。

曾经有两叔伯兄弟因屋后土地的使用权发生争执,争吵之中,原告打了被告的母亲一巴掌,之后被告叫来姐夫等人将原告打伤。因原告被打伤后住院治疗花费一万多元,派出所调解不成,原告就一纸诉状将被告告上法庭,双方都要讨一个“说法”。房一贵接手此案后,在开庭前事先到村委会和邻里了解到第一手资料,分别到双方的家中与他们聊天。因为瑶族群众有强烈的宗族认同感,凡事同甘共苦,哪家遇有红白大事,大家必到参与,房一贵就以此为突破口开导他们,劝他们不要因为一时意气,伤了一家和气,最后,在房一贵的耐心劝说下,双方最终接受调解,兄弟俩冰释前嫌。这一家的长辈常常和别人说,他最信服的就是“一贵”法官。

除了东家劝解、西家调停定纷止争,走乡串寨、进村入户进行普法也是房一贵工作的常态,很多年纪较大的瑶族群众受教育程度很低,不懂得运用法律知识解决问题,往往容易因为一点小纠纷事酿成大矛盾。让乡亲们都懂法会用法,是房一贵的心愿,在生活中工作中总是不忘普法,耐心解释法律条文。在瑶寨,很多人遇到纠纷都会先找房一贵咨询,问问他的意见。2018年初,一位在广州做建筑工人的瑶族群众,给房一贵打电话:“一贵,我的堂哥做工的时候从高架上摔下来了,现在老板不肯赔钱,我想找一帮兄弟去打那个老板”,房一贵听了马上严厉阻止他,并通过微信手把手教他如何用法律途径合法维权,最终这位群众通过去当地法院调解拿到了赔偿款。

一个个公正的判决和无数次耐心的调解,使房一贵成为了瑶族群众们心目中名副其实的“瑶老”,有什么矛盾都来找“一贵”法官“话事”,许多别人化解不了的纠纷,他几句话就能解决。瑶族群众在争辩时,如果加上一句“一贵法官就是这样说的”,似乎说话都更有了底气。瑶族的一些族长也常说,“一贵文化高,很多事情我都要找他商量”。

房一贵曾多次到珠三角地区法院交流学习,这些法院中也有向房一贵伸出“橄榄枝”的,希望这位有才华、有担当的年轻法官加入他们的队伍,但是都被房一贵婉拒了,他选择坚守家乡。谈到工作的初心,房一贵只说“我是瑶山的阿贵,为乡亲们排忧解难,让我有成就感与归属感”。11年法官生涯,他主审的案件有800多件,调撤率一直保持在70%以上,化解了许多矛盾纠纷,也给瑶山里那些困惑无助的人们指出了公正的答案。

【责任编辑:李健】

百姓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