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学者建言如何进一步扫清群众办证障碍

减证便民需打通部门数据壁垒

来源:法制日报
[2019-01-21]

群众办事时需要证明“我妈是我妈”“我是我”的时候该怎么办?在“放管服”改革的大背景下,各部门相继推出减证便民举措。

如何进一步解决奇葩证明、循环证明、重复证明,扫清群众办事路上的障碍?近日,带着这些问题,《法制日报》记者采访了工作中与“证”打交道较多的公证处主任、法学学者和律师,听听他们有何见解。

建构信息共享机制

统一行政执法标准

林华,中国政法大学法治政府研究院副教授。他给记者讲了他的同事开证明的一段经历:

同事要去申请律师职业资格证,律师法规定需要先到派出所开具无犯罪记录证明。某派出所告知,开具这个证明需要携带身份证明、所在单位的在职证明、拟实习律所的介绍信。同事疑惑地问,为什么拿身份证不能直接开具无犯罪记录证明,还需要其他证明材料?派出所工作人员回答,这是一个公安系统文件的要求。同事无奈,来回跑好了几个地方才拿到无犯罪记录证明。

林华说,很多证明事项并不是法律法规设定的,依据的是基层部门红头文件。只有借助基层群众向中央有关部门及时、直接、有效的反馈与投诉,才能真正阻断奇葩证明事项的生存空间。

“‘以证明换证明’是以前群众办事中碰到的问题。”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正信公证处执行主任包磊说,在“放管服”改革背景下,公证、公安、民政等政府部门要求当事人“以证明换证明”的情况少了,却出现一些管理和服务真空。 

包磊告诉记者,办理公证事项时不再要求群众提供相应行政管理部门开具的证明,但公证处为保证真实性、准确性,仍需要到相关部门调取证据或开具证明。这时有些机构会以“已经取消”、没有接到通知等原因拒绝提供。此外,各地方各单位进度不同,一些地方已经取消的证明事项,其他地方仍可能存在。

要让百姓少跑腿、信息多跑路,要取消各种无谓的证明和繁琐的手续,最大程度利企便民。根据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放管服”改革的总体部署和持续开展减证便民行动的具体要求,司法部负责组织实施证明事项清理工作。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证明事项清理投诉监督平台诞生了。2018年9月5日,司法部在中国法律服务网设立群众批评—证明事项清理投诉监督平台(以下简称平台),面向社会征集群众对地方和部门关于证明事项清理工作的意见建议。

陈先生是福建省福鼎市人,在莆田市打工时受伤住院。出院后,找福鼎市医保部门报销,工作人员要他出具异地外伤证明。

陈先先通过投诉监督平台直接向司法部投诉。福鼎医保管理门部接到投诉后立即召开会议,经研究决定不再由当事人开具相关证明,改为填写城乡居民医保意外伤害性质认定申请表,而后向陈先生反馈处理情况,陈先生表示满意。

北京金诚同达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杨振中认为,投诉监督平台的设置非常重要也很及时。实践中的奇葩证明,不仅使老百姓无所适从、花费大量时间成本,还大大影响了行政管理效率。投诉监督平台的建立,不仅让老百姓少跑腿、好办事,也有利于建构管理信息共享机制,统一行政执法标准。

县级部门问题最多

奇葩证明形形色色

记者梳理司法部网站、中国法律服务网以及网上与投诉监督平台相关的信息发现,除了中国法律服务网上设立专栏外,中国法律服务网App和微信公众号也同步开通群众批评栏目。自开通以来,平均每天收到群众投诉30件,最多时一天处理140多件。

投诉监督平台统计显示,群众反映的问题主要集中在民生领域。排在前5项的分别是户口问题129件,占12.8%;身份信息证明74件,占7.3%;亲属关系证明61件,占6.1%;社保手续证明49件,占4.9%;房产登记43件,占4.3%。

投诉监督平台也是司法部为民营企业发展营造良好法治环境工作的一部分。对民营企业在投诉监督平台上反映的问题、提出的批评意见,司法部及时督促有关地方和部门抓紧取消违法设定的证明事项,切实避免民营企业办事难、办事慢、多头跑、来回跑、不方便等问题。

记者发现,在所有反映的问题中,基层群众批评意见尖锐,反映县级部门的问题占比最高。初步分析原因有四:基层部门、单位依然要求群众提供无法律法规依据的证明;行政机关有过失,却让群众跑断腿;开证明的部门取消证明,群众到有关机构办事却依然要求提供此类证明;相关部门故意设卡,合法合规却无法办理。

为了保证投诉、举报工作落地,司法部组织专门人员每天接收意见,各地方各部门也设置了专门管理人员。接收到的投诉在线转送各地方各部门,各地方各部门要在规定期限内向意见提请人反馈。以地方为例,要求15天内反馈,特殊情况下,可延长至20天。

大多数投诉、意见均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反馈,速度最快的是教育部,接到转送的材料后,3个小时就办结1件,群众非常满意;重庆市成为办结率100%的地区;吉林省办结的投诉意见均由省长审批,体现了领导对证明清理工作的高度重视。

林华说,司法部的证明事项清理投诉监督平台实质上是传统监督检查工作与新兴信息化技术的深度融合,利用新型信息化技术推动证明事项清理监督检查有效落实。

清理之后理顺流程

加大平台宣传力度

群众去外国大使馆办理出国手续,有的外国大使馆要求提供公证处出具的出生公证。公证处需要到医院调取相关出生证明材料,才能办理出生公证书。如果医院不配合怎么办?这是包磊工作中遇到的现实情况。

包磊说,不仅要清理奇葩证明、循环证明、重复证明,清理之后还要做好顶层设计、理顺办事程序、公布新的办事流程,让群众知道相关业务该如何办。很多情况下,群众办理一个事项的需求,需要两个或者多部门进行会商、会签出台政策。分析好群众需求,打通各地各部门间的数据壁垒,能公开的公开,能共享的共享;不能共享或不宜公开的,应增加办事人员持证或持当事人授权可以调取相关数据的设置。

杨振中认为,要从根本上避免奇葩证明的出现,应从立法层面入手,对群众办事所需要的证明作出明确规定,法律、行政法规未明确规定的证明,不得要求群众提供,群众也有权利拒绝提供。

2018年9月,林华受“中国法治政府奖”组委会委派,去浙江义乌实地核查义乌市改革办申报的“无证明城市”项目。他看到,在义乌市行政审批大厅里证明事项清理投诉监督窗口,各部门负责人轮流受理举报投诉并及时反馈与办理,这种做法与投诉监督平台有异曲同工之处。

林华对记者说,证明事项清理投诉监督平台能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例如发挥技术优势加强政民互动,回应民众关切,将通过平台反馈并及时清理的证明事项予以公开。建议在每个基层政府的行政审批大厅或政务服务大厅加大平台宣传力度,让更多群众了解平台的内容、功能与路径。(记者 张昊 记者 刘欣)


【责任编辑:李健】

百姓关注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