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城区法院刑事法官周雨晴:

关乎生命与自由每个判决都问心无愧

来源:清远日报
[2018-03-09]

“张庭,这件案子还不能结案,一些证据需要……”城区法院刑庭庭长办公室里,法官周雨晴正与庭长讨论案件,一旦说起工作的事,她的眉目间尽是认真与严肃。短暂讨论过后,她又回到了堆满案件的工作台上,继续审阅案件。

家人为盾,同事为盟,“有了他们,我能更专心地工作”

投入工作中的周雨晴,像一把蓄势待发的弓箭,丝毫不见松懈。早上八点,冬日的太阳初初升起,周雨晴已经来到办公室,开始一天的工作。审阅卷宗、开庭、与检察机关沟通、参加法官专业会议......周雨晴的行程紧密得找不到一点空隙。有时万家灯火亮起时,周雨晴仍对着厚厚的文件独自思索案件的处理,直到九点多才离开法院。城区法院作为全市最忙的法院,法官加班加点完成工作早已是常态。据统计,2017年城区法院全年共受理各类案件16487件,办结案件13914件,一线法官、执行人员人均结案272.8件,收、结案数和一线法官、执行人员人均结案数居全市法院首位。其中,周雨晴收案250多件,结案200多件,除去法定节假日,平均一天要结案1件以上。

作为刑庭女法官,周雨晴面临着工作和家庭双重压力,如何权衡二者是一个难题。“工作的时候,长辈会帮忙照顾小孩,我先生也是公务员,他很理解我的工作。”周雨晴欣慰地说道。但她也坦言女法官所要面临的压力确实更多,尤其是开放二孩后,女法官的担子就更重了。平衡工作和家庭的关系,需要家人和同事的支持。“我很幸运,有家人作为强大的后盾,还有一众好同事分担其他工作杂务,使我能更专注于刑事审判工作。”

孕期仍心系工作,“再累也要咬紧牙关‘顶硬上’”

城区法院的干警曾玩笑称,女法官都是女强人,不少女法官在孕期依然坚持工作直至生产,周雨晴便是其中一员。如今怀孕5个多月的她,仍然在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

“去年10月份,我刚怀上二胎,那时候还不知道自己怀孕了,每天都觉得很困、很辛苦,但因为年底是法院最忙的时候,即使再累,也要熬着继续加班。”周雨晴回忆道。

怀孕不满三个月的周雨晴,正是需要好好休息的时候,却承办了一起“大案”———一个打着传销名号,实际进行抢劫的犯罪集团案件。被告人数有20多人,量刑需要更多时间考量“罪重”、“罪轻”等问题。另一方面,案件审理时间并不宽裕。面对这种时间紧、任务重的情况,周雨晴秉持时间再紧也不能草率结案的原则,忍着孕期中的种种不适,每天主动加班写判决书。

杜绝“一判了之”,讲法理也要讲教育

周雨晴处理过很多未成年人犯罪的案件。在她看来,未成年人心智未全,很多案件都是偶发性的,但此类案件造成的社会危害性不可小觑。处罚过重,会对未成年人今后的改造产生不良的影响;处罚过轻,则可能起不到惩罚犯罪的效果。“所以处理这些案子的时候,不仅要重视判决的法律效果,还要重视对未成年人的教育效果。”周雨晴如是说。

日前,周雨晴正审理着这样一件棘手的未成年人故意杀人案。10岁的小华(化名)放学后到被告人陈某的家中玩耍,二人在房间床上玩闹时,被告人陈某觉得小华坐上他的肚子上作弄他,心生不忿,当小华离开陈某住所时,陈某随即尾随小华,趁机从地上捡起一条绳子从后面勒向小华的颈部,致其死亡。案发时,被告人陈某只有15岁。收到案卷后,周雨晴立即会见被害人的家属,缓解他们的情绪,去了解他们的诉求和想法。“不能让受害者家属认为法院就是‘闭门判决’,我们要跟家属做好思想工作。”周雨晴说道。安抚好被害人的家属后,周雨晴又立即会见被告人,深入了解被告人的心智状况和悔过的情况。周雨晴认为,在开庭前掌握这些情况,对于庭审和判决会起到很大的作用,可以做到判罚得当,甚至能起到帮教效果。“这些对被告人判后的矫正是非常有帮助的,不能采取‘一判了之’的做法,对未成年犯罪这方面的工作一定要做得比成年人犯罪更加细致。”

此外,对于一些精神病犯罪案件,周雨晴慎之又慎,开庭前的工作做得非常细致。“法官不仅仅是看案件材料判决那么简单,还要了解双方当事人的精神状况,虽然我们不是医生,但是法官判案不仅仅是依赖法律知识,还需要依靠法官个人的社会经验、认知能力等各方面的要素,了解清楚当事人,才能更好地查清事情,作出判决。”

问心无愧,是周雨晴作为法官对自己最基本的要求。在她看来刑庭法官的每一个判决,都关乎个人的人生自由甚至是性命。“问心无愧”四字很短,但重若千金。

“法官让我有职业尊荣感,能够问心无愧地做好这份职业,应该是对每位法官最基本的要求。在三百六十行里,很多职业都能成为‘饭碗’,但如果选择了法官这一行,就不能单纯地把它当成谋生的职业,它更多的是一种理想和追求。”也正因这份责任心,周雨晴在城区法院工作八年,获得了“先进工作者”、“优秀法官”、“清城区政法先进个人”等众多荣誉。(通讯员陈智敏 麦焕琼 记者陈冰斌 摄影 邱炜民)


【责任编辑:李健】

百姓关注

更多>>